Protland

单机。耳机里在放少女歌剧的曲子。

【白正】电梯

吊桥效应,指的是人类在极其危险的场所会因为肾上腺素的过度分泌导致情感混淆。将危险的恐惧心错以为是爱情。然而这个心理学效应需要加一个前提——被困在危险场所的双方并没有过往仇怨。

 

现在是下午四点三十五分,距离电梯发生事故已经过去了三分钟。入江正一神经质地咬着自己的指甲。不要怪他的思维过度发散,现在靠在电梯另一头的,是他的挚友——同时也是记忆中的前男友。由于两个人实际上没有经历过未来的仇怨,那些穿透骨髓的痛苦对彼此来说都只是黄粱一梦,入江正一和白兰杰索都没有过多追究。他们各自后退一步,保持着社交礼仪限制内的挚友关系,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暧昧时光绝口不谈。

 

如果是其他人,他的大脑可能还能承担起打趣的风险,聊一聊心理学上的吊桥效应。报警等待一条龙。但站在对面的人是白兰先生,他最为熟悉,也最为陌生的人。

 

此刻,两个站在电梯的两个角落里,如同本就不切合的齿轮一般相顾无言。白兰是个很有交际能力的人,入江记得大学——并非他现在的大学,他刻意婉拒了麻校的录取,选择了英国牛津。或许是为了规避某个时间线上的累累疤痕。他所提起的大学指的是属于未来自己的时间,白兰是人群的簇拥中心,虽然傲慢到没有把人类装进眼眶,但还是收获到络绎不绝的情书。只要对方想,此刻他们应该流畅而顺利地谈话,聊棉花糖,聊现在进行时的活动。混过这短暂的,困在同一个小空间内的时光。

 

入江有些难受地摸着喉咙,让气流更顺畅地在喉管中穿梭。太糟糕了,偏偏在入江正一刚受伤不久,没有多余的脑细胞来思考人际关系的此刻。曾经入江正一认为自己的灾难都是由白兰带来的,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他大概是个倒霉蛋,前两天难得前往商场采购遇见了地震。腿部和后背被掉落的碎块砸伤,至今仍缠着绷带。好在日本相关人员应对地震犹如应对突如其来的暴风。虽慌张但利索熟练。他并无大碍。只不过需要长期服药罢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受伤后我们第一次见面,白兰。”入江主动挑起的话题不是很好,但他无法忍受此刻凌迟在身体上的尴尬气氛。偏偏是和白兰,他们曾经那样无话不谈。

 

“是啊,小正惨兮兮的模样真可怜。明明平时都是网购的,怎么突然想起去商场了。”大抵是听说了他受伤的消息,白兰的语气里是十足的调侃。住院期间未曾前来看望的家伙,此刻将这件事戏谑地提起。入江抿着唇。想到天花板塌陷的那一刻,自己在慌张的人群中孤单地站着。眼前浮现出属于未来白兰的诺言。他说会见证自己的死亡。但意外比诺言要绵长。

 

“有些零件线下会便宜很多,毕竟我只是个大学生嘛,不像白兰先生那样有钱。”针扎的气氛落在他们彼此的皮层上。入江正一感觉自己的嘴唇不受自己的支配,违背大脑的指挥,自顾自地将对方没来看望自己的怒气夹枪带棒释放。有的时候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像是下意识为对方整理的领口,像是放了太久的乳酪饮品。电梯内的灯光极速闪烁着。白光的恐怖远没有此刻的寂静来得痛彻。

 

或许是密闭的环境真的会将人的大脑逼下悬崖,在不知何时才会得救的恐惧中,入江正一询问,“要是死在这里怎么办,白兰先生?”

 

“凡是都先思考坏事是小正的坏习惯哦。不过就算一起死在这里也没所谓嘛。”

 

“什么啊,这种发言像是邀请我去殉情一样。”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白兰杰索垂下眼,他缓慢地靠到入江正一身边来,眼睛在他受伤的部位上不断扫视,“总比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好。”

 

长时间的共同相处麻痹了他的器官,入江正一这么想着,歪头和白兰对视。他竟然有一种对方因为自己弄伤而生气的错觉,仿佛时光和闭塞的隔阂都不存在一样。

 

评论(3)

热度(100)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