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land

单机。耳机里在放少女歌剧的曲子。

【阿鲁罗斯】传说中的勇者睁开眼睛

西昂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能够睁开眼睛的一天。他的身体咔哒咔哒作响,像是老旧的许久没上润滑油的机器。在裂缝停留时是无法辨别时间的,准确来说是没办法与外界的时间流速画上等号。所谓眨眼间万年岁月就是如此。

 

震惊是第一反应,接着是后知后觉地惶恐。一瞬间魔力传过时间与空间的阻隔回弹到他自己的身上。魔王没有苏醒,或许是他的魔力还在压制对方的缘故,仅有身体降落在陌生的空间。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好在王城没有歧视政策。西昂先是沿着城堡边缘转了一圈。十年足以改变一座城市的风貌,何况是一千年整。他听发宣传单的士兵说城内正在聚集勇者的“后代们”,最近几天有些骚乱。

 

“可是我根本没有孩子……”不知道哪个年代童贞还能分裂出后代,西昂心想。你们传说中的勇者大人为了封印露基梅德斯就已经拼尽全力了,甚至一度因为力量不足而处于危险状态。哪有什么多余时间去满世界留下后代呢——而且当年他才几岁啊,一群没良心造谣的家伙们。他扬起头看格外漂亮的天空,澄蓝的颜色仿佛水晶一样,一路上他从来不曾停下,也没有机会停下。未曾想到天空原来像童年的苹果糖一样漂亮。

 

他可以稍微松懈一会儿吗?传说中的勇者拔起地上的草叶,将一根翘起弧度的细芽叼在嘴里。上吊的眼角难得地松懈而不带力气。

 

他确实有点累了,不曾休息过的大脑在突然陷入空白的一瞬间放松下来。像是有一根紧绷的线,被螺丝刀松开两端的固定。

 

勇者克莱尔西昂决定前往王城。

 

传说中的勇者先生看这些冒牌子孙们如同看栽培不好的大白菜,在一众生虫的菜叶子之间皱眉。扭头离开了勇者报名的行列。他仔细研究规则,发现皇宫正在招募部分随行战士——毕竟这次来了七十余名勇者,地主家也没有存粮。管理这些的话事人估计是个懒蛋,也没仔细查实每位应聘者的身世,使得他这个空落落的人也混了进去。倘若仔细查起来,说不定曾经的伟大勇者还要去牢里走一遭,因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认识的人。

 

这个世界确实是他认识的世界,同时也不是他所认识的世界。

 

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西昂更为熟悉的是魔界的情景,对于纷纷扰扰的人类社会,只能存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影子。迎面吹来一阵风,鼓鼓地撑起他的衣摆,黑色的套头衫大了几号,所幸这么多年过去黑色款式依旧是时兴的款式。

 

“你叫什么名字?”登记者问道。

 

“西……罗斯,我叫罗斯。”

 

然后就是遇到那个笨蛋的故事。勇者与战士的组合,好听点说叫搭档,不好听来说是一种“包办婚姻”。将两个或许熟悉或许陌生的人塞在一个小队,发上两三金币,打发着走上拯救世界的伟大旅程。

 

西昂——不,现在要叫罗斯了——是在面不改色花掉大半经费后确认他的同伴是个笨蛋的。他嘴上嘲讽,手上动作不停地将压制的护具戴在手上。庆幸吧,阿鲁巴。叼着布丁的前勇者如此心想,我会给你很多锻炼的时间。

 

对面的少年吐槽工艺惊人,被他一番欺负后揉揉脑袋,露出一个无奈但是纵容的笑容。

 

“怎么全花光了啊,这下我们不得重新赚起了吗?”

 

“我们”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汇。美好到宛如恍惚的阳光,罗斯想,也许可以稍微偷懒一段时间……仅仅是一段时间。

评论(1)

热度(4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